當前位置:北京大學EDP高層管理培訓網 >> 北大新聞 >> 瀏覽文章

報名流程

1、提交報名表
學員可致電王老師13910846451索取報名表或在線報名,并致電確認。
2、審核登記
招生辦收到報名表與學員電話確認核實,審核通過后登記注冊;
3、發入學通知書
注冊后,招生辦通過郵件或快遞形式 為學員發放入學通知書;
4、繳納學費
學員收到通知書后,將學費匯入北京大學賬號并將匯款底單傳真
5、發上課通知
教務組收到學員匯款底單及培訓費用后,發放詳細上課通知書;
6、學員按時上課
學員準時攜帶上課通知及相關材料到 北京大學報到,參加培訓。

聯系我們

更多>>

聯系人:王老師
手機:13910846451(同微信)
電話/傳真:010-62750337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郵政編碼:100084
地址:海淀區頤和園路5號北京大學校內

【后E校友思享】張新育:不當兵后悔一輩子!

日期:2018年06月05日 ; 屬于:北大新聞

111.png

又到“八一”了!

上周末我們舉行了慶八一活動,其中包括實彈射擊,體驗了幾種輕武器,打掉了一百多發子彈,百米10發的成績從50多環、60多環,到78環,最好成績是5發45環。想當年百米射擊怎么也都在90環以上,真的羞于再提當年!

但靶場上清脆的陣陣槍聲,卻讓我似乎穿越回到40多年前。那時,我是多么期盼著有機會上戰場,做夢都想抓幾個登陸的特務!當時的部隊環境熏陶下,能夠殺敵立功是一種榮耀,為此流血甚至犧牲也在所不辭。

但很遺憾,無數次的實彈射擊打過那么多子彈,卻沒有消滅過一個敵人,甚至沒有射殺過一個小動物。

附上幾年前寫的點滴回憶,算是自己的“八一”私情!

66.png

 

1971年1月,我終于穿上軍裝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,暗中立志一定要當個師長軍長。我的部隊是福州軍區守備三師(現在的海防13師),隸屬29軍,師部在晉江羅山,同去的幾個都屬于走后門當兵,首長照顧,把我們幾個都分到師部直屬隊,我被分到修理廠(最初在泉州)修汽車,這是技術兵種。

很多農家子弟非常珍惜這個工作,因為退伍后有門手藝就可能不再務農。但由于我們的防區面對金門蔣軍,雙方還處于戰爭狀態,雙方隔日互相炮擊,我的愿望是打仗抓特務,立功受獎提干,因此我不想呆在后勤部門,總想舞刀弄槍,鬧出了很多笑話(回頭再細說)。

兩年后,有次姨父順路到部隊看我,師里首長請姨父吃飯,叫我過去作陪,我就當場提出希望到前沿分隊鍛煉。于是,我終于如愿調到步兵連隊,只是很遺憾沒能去到圍頭四連,那里是我們師防區的最前沿,離金門島隔海相望只有十公里遠,那里是我當年的夢境!

我去的是九團三營十連,團長姓王,是淮海戰役時的偵查英雄,但因為找了個華僑背景的夫人耽誤了晉升(在那個極左年代,部隊干部家屬的社會關系是極其敏感的,據說王團長寧可轉業離開部隊也堅決不離婚,私下里干部戰士都很欽佩這位要美人不要官位的團長,我見過團長太太和女兒,真的都很漂亮!)。

營長姓李,是福建人,連長姓賴,是江西人,指導員姓肖,是福州人,我至今還和肖指導員和李營長保持著聯系。十連的駐地在惠安塘邊,關于惠安女有很多傳說,如操持全部農活兒和家務(男人外出打石頭)、生育前不得在夫家居住(晚上去夫家同床,天亮前必須離開,晚上站崗可以看到無數行走在山間的女子)等,至少她們露著肚皮的服裝當時絕對是全國僅有。

盡管不在前沿分隊,但我畢竟可以整天操弄武器,參加各種軍事訓練,我感到興致勃勃,渾身有使不完的勁,渴望著有機會沖鋒陷陣,殺敵立功……但后來,我終于意識自己的左眼傷殘是個致命缺陷,雖然射擊時我可以只用右眼,但左眼零點幾的視力是不可能通過步兵連隊干部體檢的。

為此,1974年我曾利用探家機會專程到上海配了接觸式眼鏡(那時算是前衛,現在還留著那個厚厚的鏡片!)……最后,當兵五年多之后,我終于放棄努力,滿懷惆悵地認命退伍,眼含熱淚摘下了領章、帽徽,登上了遣散退伍軍人的悶罐列車!

在部隊五年多里,我當過兩年多汽車修理工(干過從鏜缸、刮瓦、磨氣門到拆卸輪胎等各種修車工作,熟悉當時幾種車型的每個部件和工作原理);

半年食堂炊事員(早班時常偷著煎個荷包蛋,炒肉時也經常邊炒邊偷吃,但煎鍋巴吃可以大大方方不背人,蒸飯器下面的那碗米油很濃很香很養人,看似酸奶勝似酸奶);

幾乎每天種菜施肥澆水(伙食費每天四毛六,連隊都要種菜養豬;為表示城市兵不怕臟,曾多次赤腳跳到廁所糞池里用臉盆掏糞);

西濱農場插秧割稻(有次烈日下彎腰低頭在稻田里扒草,田里冒泡的糞水熏得我喘不過氣中暑昏倒);

將軍山修建戰壕碉堡(打鋼釬掄大錘胳膊紅腫手被砸破、抬石條過戰壕時站不穩雙腿打晃,坑道被覆時斜躺在狹窄空間不能動,身上皮膚被水泥浸泡的蒼白浮腫);

崇武海邊巡邏執勤站崗(記得深夜放潛伏哨,趴在海邊地瓜地里幾個小時,心情激動,盼望能有個蔣軍海匪爬上來,給我一個抓俘虜立功機會);

當然還包括無數的隊列、投彈、射擊、刺殺、爆破、越障礙、演習、拉練等各種軍事訓練,我對這些訓練興致盎然,樂此不疲,最喜歡的是帶領全班戰術演練進攻沖山頭。

這些經歷留給我的不僅是一些技能,更主要是心靈和體力的體驗。心靈體驗是走上社會第一步的磨練,部隊里也充滿了派系斗爭,同年兵、同鄉情是最普遍的紐帶,雖然我的特殊背景使我沒有加入任何老鄉派系,后來還是被夾在福州指導員和江西連長的摩擦中間,不過那些世態炎涼的體驗遠不及后來的社會江湖!

但是,部隊生活中那些堪稱苦其心志、勞其筋骨的吃苦耐勞歷練,卻讓我對“吃苦”二字奠定了足夠的體驗,如各種形式下(軍訓、施工、農場)竭盡全力的勞累透支、糞便污泥的惡臭熏蒸、手掌腳底的成片水泡血泡、烈日暴曬下訓練勞作、臺風暴雨中站崗巡邏,全副武裝拉練(曾日行80公里,從石獅走回惠安)……那些情景終生難忘(參見“麥莎”)!

要說當兵經歷對今后的人生有什么影響,我覺得,一是不怕吃苦受累,二是認定目標不動搖,三是注重團隊紀律,四是關注社會政治,僅此而已。贊成那句話,不當兵后悔一輩子!

 

 

77.png

 

 

“麥莎”沒有光顧北京,大家似乎都感到很遺憾,我也一樣!盡管她若真的光顧將帶來巨大的殺傷力,但北京太缺乏暴風雨洗禮的緊張和激情了,孩子們就更缺乏這種自然力的感受。

回想我在福建當兵時,每年臺風到來時的猛烈、肅殺、震撼,至今激動不已,烏云壓頂,上下翻騰,天地昏暗,狂風暴雨,電閃雷鳴,那夾帶著暴雨和犀利哨音席卷過來的狂風,瞬時間可將大樹連根拔起,將房頂的瓦片紛紛掃落,門窗甚至屋頂都在震動著、抖動著,似乎隨時可能經受不住巨大的沖擊和壓力而破碎。

靜聽著暴風雨的呼嘯和撞擊門窗的撕裂聲是一種享受,但在暴風雨中躲在崗樓或掩體里卻充滿了孤獨和恐懼,頂風冒雨去換崗的路上就更加艱難,風小點時是不進則退,風大時是步步倒退,眼睛和面部承受這種速度的雨水沖擊時是挺疼痛的,只得倒行逆走,暴風雨中在泥濘的路上摔跤是常事,強撐著爬起來繼續艱難前進。

那時年輕,雖然也累也覺得苦,但都能扛過去,而且不承受也不行啊,那是士兵的任務!這么多年過去了,很少感受這種和自然力的抗爭了,感受更多的是各種社會壓力,與社會壓力相比,似乎還是和大自然抗爭更簡單、更有樂趣!

香港权【一波中特】→